暖暖

一个怕冷的孩子

       和朋友聊起那些可以安放青春的乐队,瞬间闪过脑海的除了诺叔烂妹居然还有许巍,于是今晚的锻炼音乐毫无疑问地被他承包了。

       说到安放青春,我的青春仿佛只生长在北京的空气里:冬日昏黄的街道、鼓楼大街和热乎乎的MaoLive,神秘又安详的地坛,而许巍可能是那时走街串巷以及独自逛胡同时我最常听的音乐。然后我突然想到,那天他独自开车北上时,是否也在向北的高速上、明亮的太阳下,听着许巍的歌。

评论

© 暖暖 | Powered by LOFTER